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工业节能 生态旅游
东方节能网 倡导环保社会引领绿色生活新时尚
您现在所的位置: 东方节能网_国际节能环保行业综合资讯门户 > 行业快讯 > >正文

余宁加入蔚来资本任管理合伙人 曾主导汽车行业重要并购

类别:行业快讯 发布时间:2018-07-13 01:24:18 编辑:baqicaiji8888 热量值:

  今年初,一次聚会上的偶遇,让李斌和余宁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一位是蔚来汽车、蔚来资本创始人,一位是吉利集团副总裁,对

  几个月后,余宁离开工作了四年的吉利,低调加盟蔚来资本。与蔚来资本已有的两位管理合伙人——投资出身的朱岩,和管理咨询出身的张君毅不同,余宁的过往经历更直接地指向了“并购推手”的角色:过去两年来,吉利在全球频繁并购,而这些跨国并购案的背后都有余宁的身影。

  余宁最近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,是在去年12月举行的“中国汽车企业走出去高峰论坛”上。他代表吉利分享了收购马来西亚宝腾汽车、英国莲花汽车、美国Terrifugia飞行汽车的经验。然而仅仅三个月后,吉利收购戴姆勒奔驰的新闻再次引爆媒体。

  余宁的加入无疑给蔚来资本带来了更大的想象空间。他告诉36氪,世界还未定型,一切皆有可能,他会带着“过去的烙印”来完成“新的项目”,或将在蔚来资本体系内开始做并购的尝试。

  国际上以资本并购见长的基金不在少数,黑石、KKR、3G资本等都是典型。3G资本擅长整合行业龙头企业打造产业集群,而曾以260亿美金收购希尔顿酒店的黑石,则创造了私募史上最赚钱的收购。

  蔚来资本如果要做并购,其落脚点一定是汽车行业。成立近两年、基金规模接近100亿人民币的蔚来资本,其投资已覆盖了汽车产业的全链条。在部分细分赛道,他们已捕获了多个明星项目——比如能源领域的奥动,供给端的容百锂电、康德复材,自动驾驶领域的pony.ai(小马智行)、Momenta,在出行领域,他们同时投资了嘀嗒出行、首汽约车和有车出行。

  今年6月,蔚来资本领投了AIpark(爱泊车)的B轮融资。管理合伙人张君毅告诉36氪,这个案子是蔚来资本的出行体系的一个升级和突破,从动态交通进入到静态交通领域。这意味着,蔚来此前投资的嘀嗒出行、首汽约车、有车出行等出行平台,欧式,未来很大可能与爱泊车共享资源。

  多方获利,是蔚来资本攒局的一贯目的所在。连接、整合再正向循环,蔚来资本不断拓展“蓝天联盟”的边界,也为拿下项目提供了足够的筹码。蔚来资本要构筑的“蓝天联盟”,是囊括了新材料、零部件、充电、车联网、自动驾驶以及新能源整车企业的产业链生态圈。

  成立两年,蔚来资本投出了15个项目。从轮次上来看,蔚来的投资不分阶段,从A轮到Pre-IPO、从几千万到6亿人民币都出手过。

  管理合伙人朱岩告诉36氪,对蔚来来说,企业发展阶段不是问题,找到入局的时间点才是关键。“我们找的是蔚来投资以后,企业便开始爆发式增长的时点”。张君毅将其形容为企业的战略转折点,“嘀嗒出行、首汽约车、奥动都是精准入局的范例”。

  去年7月,蔚来资本对嘀嗒出行展开新一轮投资时,滴滴几乎垄断了出行市场。对嘀嗒,当时几乎没有机构看好,最后是蔚来只身入局。投资后,蔚来力主嘀嗒上线出租车打车业务,和原有的顺风车、拼车业务齐头并进。不同于其他平台,嘀嗒出行强调维护出租车的生存空间,自由抢单,平台零抽成,因此备受出租车司机的拥护。以致于有乘客用滴滴下单时,却被司机强推嘀嗒。

  今年5月后,六部委联合整治网约车,已将出租车业务稳步推行的嘀嗒因而获得了“弯道超车”的机会。很多快车司机为避风头不再出车,而前期运营不善——出租车与快车体验雷同,不得不在市场竞争中牺牲利益——导致出租车司机也不愿意接单。滴滴出现了平台供车不足的现象,用户开始流向其他APP。朱岩告诉36氪,过去一段时间,嘀嗒出行一直在出行类APP榜单上排名第一,在综合排行榜上也经常进入前三。

  在滴滴垄断的出行市场杀出一条血路,嘀嗒终于得到了投资机构的认可。虽然嘀嗒出行尚未披露最新地融资情况,但张君毅说,许多头部基金今年都加入了嘀嗒的投资行列。

  追求爆发式增长背后,是蔚来资本对投出500亿市值公司的渴望。朱岩告诉36氪,对于商业模式或技术创新型项目,蔚来会寻求尽快入局,促成其向“500亿市值公司”蜕变。

  在总结蔚来资本的投资经验时,三位合伙人都不一而同地提到了“朋友圈”这个词。张君毅说了一个细节——甚至连基金的公众号都被“朋友圈”化了。

  蔚来资本的公众号里,名叫“蔚来家族”的子栏目两个月前改成了“蔚来朋友圈”。“朋友圈”里,是蔚来参投的项目创始人的动态和观点——首汽约车魏东、嘀嗒出行宋中杰、容百锂电刘相烈、Momenta曹旭东等人一一在列。

  蔚来资本善交朋友的基因,继承自创始人李斌。从蔚来汽车到蔚来资本,李斌一直以善于整合资源的“攒局者”形象出现。2015年,蔚来汽车拿下腾讯、京东、高瓴、顺为和汽车之家李想的A轮投资,后两者当时都极可能成为蔚来汽车的竞争对手;一年后,李斌又拉来了高瓴和红杉两大业界巨头,成立了蔚来资本。

  强大的行业资源,为蔚来资本捕获项目提供了便利。朱岩告诉36氪,蔚来资本想投的项目,几乎都能按“少数股权+重要投资人”的方式投进去,即使项目很热门。过往的投资案中,许多知名财务投资人只能拿1%-5%的额度,但蔚来资本却能拿到10%-15%的例子不在少数。

  拿 Momenta 来说,蔚来资本入局时项目已经很抢手,国际大型车企戴姆勒,以及知名财务投资机构GGV等都跃跃欲试,但蔚来资本以其强大的产业资源获得了领投资格。

  创始人的信赖和倚重还有一个更显见的案例。今年4月,李斌接受了嘀嗒出行CEO宋中杰的邀请,出任嘀嗒出行董事长。要知道,在创始人千方百计避免控制权被稀释的当下,投资人能进入董事局已是难事,更何况担任董事长一职。

  张君毅把这归因于蔚来的钱好用还“不烫手”——与综合基金相比,蔚来专注汽车行业,更懂行业逻辑,被投企业也容易产生协同效应;与产业基金相比,蔚来追求的是财务回报,没有战略诉求,被投企业没有站队的压力。

  朋友圈的背后,是蔚来资本更宏大的蓝图。目前,蔚来资本的投资策略,是以少数股权投资为主,但从公司战略发展而言,想象空间还有很大。提出“打造汽车行业并购基金”的余宁的加入,将补足蔚来资本战略版图。

  从诞生之初,蔚来资本就在不断延伸自己的朋友圈,后者更官方的说法是“蓝天联盟”。熟悉资本并购的人不会陌生,不同于恶意收购,友好收购强调与被收购企业相互信任,最终实现双赢,而类似的案例在余宁的职业生涯中不难找到。

  宝腾汽车、莲花汽车、Terrifugia飞行汽车,LG电池生产线,VIA新能源卡车,戴姆勒奔驰,余宁在吉利期间的所有并购案,最终都以合作者的姿态,实现了双赢。

  拿宝腾汽车来说,为了拿下这个项目,余宁2016年飞了15趟马来西亚,改了4次招标书,见了4个马来西亚内阁成员。反复游说、沟通、磨合之后,吉利终于拿下了宝腾49.9%的股权。收购不是“单边拿来主义”,吉利的产品平台、采购系统、人才库也同时开放给了宝腾。

  利益互换是并购案成立的基础,而一些友好的细节则会加速并购案的推进。因为照顾马来西亚人对宝腾汽车的民族情感,吉利选择了收购49.9%,而不是50%股权。余宁说,这是为了让对方有一种被尊重的感觉。

  但无疑,余宁作为20余年的汽车老兵转型到投资圈,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。中国PE并购尚处于起步阶段。2017年高瓴资本逆市收购百丽,张磊本人任董事长亲自“下场”,但这项收购结果到底如何,时间尚未检验。早前,天图资本也曾通过从产业中挖人——将通用磨坊大中华区总裁朱玺团队收于麾下,为其并购业务做准备,但迄今为止尚无案例公布。有行业人士向36氪分析,中国市场上也缺少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团队,是中国资本在这一块经验薄弱、迟迟无法启动的重要原因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